“一时贪玩”就可以欺骗沉船家属吗?

沉船上的父亲尚生死未卜,上海的张先生就遇上了“骗子”。要不是张先生电话打到广州的医院了解情况,几条欺诈短信便完全可能让张先生入套。

“东方之星”号沉船游客家属张先生在微博上寻亲后收到“诈骗短信”,称其父已被送往广州救治。很快,短信中留下的手机号,成为这个神秘的机主无处可逃的尾巴,被愤怒的网友揪住不放。于是,机主给张先生发来了第三条短信:“对不起。我一时贪玩,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那些情况不属实。求你不要骚扰我,我不是骗子,只是一时发了神经病。”

要说没讲钱没提供账号就不是骗子,前几条短信中处心积虑的情景设计和铺垫,仅仅只因为自己“一时发了神经”,显然不好自圆其说。因而,不排除此人“一时贪玩、一时发神经”是诈骗未遂,又被愤怒的网友围攻之后,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但是,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在心急如焚的不幸者伤口上撒盐,却反过来说是家属“骚扰”自己,这哥们肯定病得不轻。

在不幸者的伤口上撒盐,在生命的期待中添堵。到头来,一句“贪玩”就想把受害者给打发了,一个连灾难受害者都不放过的骗子,就算是“一时发了神经病”,也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之上。反过来,如果此人“神经”没病,“一时贪玩”也只是骗人未遂后的“下台阶”之举,那么,他的这条道歉短信,则完全是发给受害者、同时发给社会的第三条诈骗短信。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