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足联的“后布拉特时代”

恐怕很少有人想到,5月27日刚被美国执法机构根据《反海外腐败法》(FCPA)“突袭”一把的国际足联(FIFA)主席布拉特,还能好整以暇地在不到48小时后投入主席连任选举,并以绝对优势连选连任;恐怕更少有人想到,本应连任4年的他只连任了4天,就在一封足以证明自己对“沃纳丑闻”知情的文件曝光威胁下匆匆挂冠而去。

所谓“沃纳丑闻”,是指前FIFA副主席沃纳在2010年世界杯决赛主办权投票中“卖票”给南非,换取后者向自己主持的“加勒比海足球发展计划”注资1000万美元,并将之转至个人账户的事。这件事本身证据多多,布拉特此前也并未辩驳,甚至公开谴责,但始终强调自己和FIFA秘书长瓦尔克事先不知情。美国执法机构借FCPA名义的“突袭”,所追究的是“任何受美国联邦或州法律管辖实体或美国国民、公民居民”和“外国官方机构及其雇员”间的“不当利益提供行为”,被指控涉及的多家世界杯赞助商或在美国有分公司,或在美国证券市场IPO,都符合“受美国联邦或州法律管辖实体”概念,而按照FCPA的概念,国际组织也属“外国官方机构”,国际组织雇员当然是“外国官方机构雇员”,因此看似和美国无关的权钱交易丑闻,便成为FCPA火力范围内的标靶。直到布拉特辞职前,美国执法机构锁定的仍然是FIFA这个“外国官方机构”及部分证据确凿的涉案FIFA官员,并未直接指向布拉特本人,因此后者才敢于好整以暇地继续参选,并扬言“带领FIFA共度难关”;但曝光的文件显示,南非足协主席奥利芬曾亲自致函瓦尔克说明“沃纳款项”的拨付情况,这样一来布拉特本人就可能直接暴露在FCPA火力下,在这种情况下老谋深算的布拉特当机立断选择“滚鞍下马”——一旦解职他便不再是“外国官方机构雇员”,既非美国公民也无美国绿卡的他便就此基本游离于FCPA杀伤半径之外了。

当然,在FIFA产生新任主席前他仍是代主席,也仍然是“外国官方机构雇员”,仍处在FCPA杀伤范围内,因此美方摆出一副“扶下马再送一程”的架势,作出“追究个人责任”的姿态,这一方面是秀政治正确,另一方面也隐隐带有“催驾”之意——新主席该早些选出来了。

正如许多美国分析家所言,FCPA近年来一直被美国司法部、财政部等当作吸纳涉案企业巨额和解金,宰杀所谓“现金奶牛”的法宝,仅2009-2011年就收取巨额和解金30多亿美元,而和解金、罚款最高纪录——西门子案美方进账达8亿美元,因此他们真正的目标不是布拉特这个自然人,而是FIFA这只劣迹斑斑的“肥羊”,布拉特走了,FIFA还在,不论谁接班,和解金、罚款都是要照讨不误的。

许多国人在分析此番FIFA活报剧时都有意无意混淆了“美国行为”和“欧足联行为”这两股“倒布”力量,实际上美国执法机构如前所述,是“要钱不要命”,主攻方向是FIFA,对布拉特则是“搂草打兔子——顺带”,而欧足联、英国等国政府则或在足球利益分配上和布拉特结怨已久,或认为本国在世界杯申办、比赛中被布拉特“黑”过,一心“趁你病要你命”,主攻方向是布拉特本人。在美国出手后、布拉特辞职前,美方言行基本绕开布拉特本人而直取FIFA,而欧足联和“老欧洲”则正好相反,对FIFA留有余地,却对布拉特个人穷追猛打,奥妙正在于此。

如今布拉特业已“金蝉脱壳”,且从目前情况看,在美国有关方面的“催驾”下他势必会尽可能早日交接以求自保,欧足联、老欧洲如愿以偿之余,会否接手FIFA领导权?俄罗斯、卡塔尔两届争议极大的世界杯主办权会否因此生变?

从辞职一天后布拉特重返办公室时FIFA总部雇员的支持姿态可知,布拉特虽倒,但他的一些有利于“足球第三世界”的政策,如增加亚非两洲世界杯决赛名额、增加“足球第三世界”世界杯主办概率及分红等,却因受到这些FIFA会员国欢迎而不会轻易人亡政息,“老欧洲”任何旨在恢复国际足坛旧秩序,让“足球发达世界”继续“赢家通吃”的努力,都会遭到“足球第三世界”抵制,后者足球水平虽低,但会员数却占绝对优势,且在足球市场开发方面有更大潜力,在这种情况下,普拉蒂尼们恐也只能见好就收,搞搞“统一战线”,以免引火烧身。

不仅如此,如前所述,美国执法机构的直接目标是FIFA,目的则是以豁免追究换取巨额和解金,布拉特或任何人主持FIFA对他们而言是一样的,“后布拉特时代”无论谁当FIFA主席,都势必背上沉重的还债包袱,以及随时可能爆发的“赞助商危机”,而“足球发达世界”和“足球第三世界”间的利益分配问题也会成为让人望而生畏的定时炸弹,如何能在不断“读秒”的美国人和行色匆匆的布拉特所留下的短暂“空档期”找到合适的新主席,是对各方应变、妥协能力的考验,且不论谁当选,都势必成为一位过渡性质很强、存在感和权力相形见绌的弱势主席。

至于被议论纷纷的未来两届世界杯主办权问题反倒可能不是太大问题:莫斯科世界杯离开幕所剩时间不过3年,此刻“推倒重来”对足球圈内任何一方都不见得有什么好处;至于7年后的卡塔尔世界杯倒是可能出现变数,因为不仅“老欧洲”,几乎任何一个大洲、成员国的足球协会都不见得喜欢布拉特一手包办、足以让洲际俱乐部杯赛和各国联赛乱作一团、令各家实际利益受损的“冬季世界杯”方案,但合适的理由、合适的下家却并不见得好找——既不能太伤“足球第三世界”的颜面和利益,又要确保FIFA能够赚到足够的钱,要知道在挥舞FCPA法宝的美国人压力下,未来几年FIFA可是很需要钱的。来源:中国网